威廉希尔_英国威廉希尔中文网站【官方独家推荐】

♠《威廉希尔》专业提供老品牌游戏,有棋牌、世界杯,欧洲杯球赛等等,《英国威廉希尔中文网站》多年来诚信经营,全力打造成为一流的娱乐游戏平台!

威廉希尔_英国威廉希尔中文网站【官方独家推荐】

聪明的看棒球·投手球路与捕手手势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Bob Gibson在投手丘上交谈,他让我站在打者后面,那次我切实感受到要想打中这颗球,很难。

Zack HampleZack Hample对棒球非常的执着,他曾在大学担任三垒手,并且在Bucky Dent(美国前棒球大联盟球员和经理,以本垒打闻名)的棒球学院(Bucky Dent’s Baseball School)担任教练和发言人。Zack最出名的是他曾在42个大联盟球场上收集了3277个棒球,包括Barry Bond职业生涯中的第724个本垒打球。他的第一本书是1999年出版的“How to Snag Major League Baseballs”,这使他登上了体育画报(Sports Illustrated)、人物(People)、花花公子(Playboy)、(The New York Times)、加拿大邮报(The Canadian National Post)、男人装(FHM)等杂志封面,受到了包括FOX体育、CNN等多家电视台的采访。作为一名纽约土著,他经营着自己的一档栏目,叫做“和Zack一起看棒球”,带着人们去美国各地观看棒球比赛。他还有一个十分受欢迎的博客,叫“棒球收藏家(The Baseball Collector)”,里面展示了他的收藏品。

你可能会有这个感觉,一个大联盟的球员站在打击区,看着投手的球进入好球带,结果他却不挥棒,这不是很蠢吗?大联盟给你300万的薪水是让你这样做的吗?相信我们也遇到过这种事,拿着一个棒球棒,对着球一顿乱挥,直到我们真正开始打棒球了,教练会告诉我们:“眼睛盯着球,等着投手投出你自己擅长的球你再打。”

听起来打击很容易,对于我们业余选手来说也不难。当你还在业余水平阶段时,你面对的投手投球可能不稳,一直是坏球,或者甚至刚能投到本垒,你站在打击区,有足够的时间去判断球的方向和轨迹,有时间去考虑晚餐吃什么。因为你不用考虑球速,这个水平的投手没有什么球速可言。但是也有时候,可能明显是坏球了,但是你还是会去想打,这应该是我们每个打棒球的人都会经历的一个过程。

我们业余选手看见球不打也还说得过去,但是大联盟的人不应该吧?这是因为这个水平阶段的投手投出的球球速非常的快,打者必须很快的确定投手投的是什么类型的球,并且基于他的判断,在球刚出手的时候就要朝本垒板的位置打了。事实上,很多下沉快速球或者曲球在未到达好球带之前都是朝着好球带的方向来的,而有的变化球本来是冲着好球带中心来的,结果快到的时候偏到了外角区域,这时候裁判就会大叫一声“strike”。所以,下次你再见到这种打者的时候,看见好球不打,坏球来了却打的,你可以尽情的朝他大喊大叫,但是有一点要记住,他面对的是大联盟的投手,而投手一生最大的目标就是将对面的打者三振出局。

Wade Boggs是20世纪80年代红袜队优秀的击球手,他将“一双好眼”这个词拉伸到了不可企及的高度。在击球时,他不用一直靠猜测投手的投球类型,因为他有一双绝佳的好眼,当球离开投手的手时,他就能判断出球的类型,而很多大联盟的球员是靠球的旋转来判断球的类型的,这给了Wade更多的时间来准备打击。但是即使靠球的旋转来判断球的类型,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也是很难。下面我们就来看一下击球员在打击区所面对的几种球种。

快速球(Fastball,也叫做heater, hummer,dead red,cheese,smoke,gas, swiftly,express,number one等)快速球的球速一般在85mph-100mph,从出手到捕手的时间不超过0.4秒。快速球是最常见的球种,也是最容易控制的球种,因为握球方式很简单,释球动作也简单。快速球一般有五种出球方式:

四缝线快速球(Four-seam,也叫做four-seamer,cross-seam fastball等)需要将食指与中指放到球的缝线最宽的上方,也就是马蹄形的地方,并且手指与缝线垂直然后将姆指置于球的下方,位置大约就在食指与中指中间,姆指通常不会碰到缝线。球出手的时候,全力让球由下往上旋转,由于球的旋转与空气摩擦的缘故,四缝线快速球可以让球速达到最快。之所以称它为四缝线快速球,是因为从打者的角度看,是四条几乎平行的缝线朝打者旋转而来。

二缝线快速球(Two-seam fastball,也叫做two-seamer,tailing fastball等)是将食指和中指放在两条缝线最窄的地方,从指尖到指跟贴住缝线上。

切球、外切快速球或卡特球(cut fastball或者cutter)握法和二缝线握法差不多,但是食指更靠右一些(左投则是靠左一些),这种球路介于直球和滑球之间,但是球速没有直球快。右投手投出的卡特球会向右打者的外角方向移动(向左打者的内角移动),左投手则相反。卡特球很容易打伤左打者的腿或者球棒。

伸卡球、下沉快速球(Sinker)握法和二缝线一样,只是大拇指在球的正下方,球出手时食指施力稍大于中指。下沉球比一般的快速球慢一些,但是在快到本垒板的时候会下沉。

上升快速球(Rising fastball)握法与二缝线握法相似,但是投球时施加的力更大,导致球快到本垒板的时候还没下降或者下降幅度很小,就会给打者一种上升的错觉。这种球很难打到,但是投对了的话打者一般都会出棒,因为看起来击球目标会越来越大(实际上还是错觉)。

曲线球,或者叫做曲球(Curveball,也叫做bender,deuce,hammer,hook,Uncle Charlie,Lord Charles,yakker,snapper,Mr. Snappy,number two等)要知道,目前绝大部分的棒球依旧是手工做的,所以他们并不是完全的一样。每个球的差别(尺寸、重量、形状、密度等)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不会影响到比赛,但是如果一个球的缝线如果凸起很多,那么投手就会很喜欢。当投曲球时,投手会将更多的力作用到中指上,然后在释球点旋转自己的手腕,虽然这种球速度会比直球慢个10-20mph,但是球的转速却增加了,这样球的变化就更大,而凸起的缝线可以让投手施加更多的力在球上。空气阻力和球的高速旋转导致球的运行轨迹变化幅度更大,打者更难打到。还有一种曲球叫做“弹指球”或者叫做“蝴蝶球”(Knuckleball),握球时候用食指的指尖扣住球,其他手指握球与二缝线握法相似(也有很多其他手指都是指尖扣住的,相对更难),投球时,挥臂不用太用力,主要靠手指在伸直时的弹力将球弹出去,因此这种球法称为弹指球,这种球的轨迹几乎没有旋转,所以变化轨迹难以预测,因此又被称作“蝴蝶球”。蝴蝶球的投法相对于其他球种来说相对难练,有时候捕手都接不到。当一个右打碰到右投(或者左打碰到左投)时,打者的角度看弹指球就像球朝自己飞来,但是快到本垒板的时候却掉进好球带了,这也说明了面对右投,左打是占优势的。

滑球(Slider,也叫做biter,slide piece等)与卡特球很像,但是速度稍慢,球路轨迹就像曲球,但是增加了横向移动。投球时投手将中指压在缝线上,食指靠近中指,投球时尽可能多的将力作用在食指上。滑球又分为三种:

后门滑球(Backdoor Slider),这种球的轨迹通常不是正冲好球带,但是快到好球带的时候球会改变轨迹钻进好球带成为好球;侧位滑球(Backup Slider),从好球带的侧部进入;滑曲球(Slurve[1]),滑球与曲球相结合的一种变化球。

变速球(Change-up,也叫做Dead fish,Palmball,change-of-pace,fosh等)之所有这个称号是因为该种类的球速会发生变化。投手以手掌握球,以投直球的姿势将球投出去,但是速度比直球慢大概10mph,这样子打者以为是直球,便会提前挥棒,导致挥棒落空,投手用此球种扰乱打者的打击节奏。最常见的变速球持球方式是Circle Change,即我们所谓的“OK球”,将食指与拇指围个圈圈,再将其他三指伸直握住球,像是比出一个OK的手势。(下次你可以尝试当捕手接变速球,你就会感觉到确实没有直球的速度快)。

指叉快速球(SPLIT-FINGER FASTBALL,也叫做Splitter,Splitty,Forkball等)属于快速球球路的一种。将食指与中指叉开夹住球,利用投快速球的动作以及两根手指的力量将球投出,球在本垒板前会下沉,影响打击者的击球。

弹指球(Knuckleball,也叫做knuckler,floater,dancer,flutterball,rabbit,butterfly,moth等)速度只有50-70mph,是迄今为止最古怪,最难投出,最难打中,最难接住的球。投手用指尖抵着或者扣着球,投球时不必非常用力,利用指尖的推力将球投出,因此球几乎在飞行中没有旋转,但是球的缝线在空气中受到阻力会形成难以预测的飞行轨迹。一般来说,大联盟里没有投手专门以弹指球为自己的主力球型,只有面对很难对付的打者时才会用这个投法。对打者来说,打中这种球非常难,对捕手来说,即使捕手知道这是弹指球,但是要想接住也是非常难,对投手来说,这种球路要练好也是很难,因此,大联盟里通常只有几位弹指球投手。

螺旋球(Screwball,也叫做scroogie, fadeaway等)的投法现在已经很过时了,这种投法对投手的伤害很大,因为投球时候投手做的投球动作非常不自然。一般我们投变化球时,释球时手都是从右到左,但是投螺旋球时需要投手将手从左到右旋转。一般的曲球都是球从外向内侧进入好球带,而螺旋球恰恰相反,因此螺旋球又称作“反曲球”或“魔球”。你可以想象一下你以反方向拧门把手的方式投球,同时将球以80mph左右的速度投出,螺旋球的投手就是以这样方式投出的球。

口水球(Spitball,也叫做shineball),也叫“脏球”是指投手将口水(或者其他光滑的物质,如凡士林等)涂在他的手指上,这样口水或其他光滑物质粘在球上之后,球在飞行时就会产生难以预测的飞行轨迹,产生如“蝴蝶球”般的效果。在20世纪时候,因为投手竞争激烈,有的投手就将凡士林等光滑物质涂在自己的帽檐上,投球时用手摸一下帽檐,但是这样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因为口水球球路很不稳定,因此大联盟在1921年赛季开始前将口水球认定为不合法投球,但是大联盟官方却豁免了17位以口水球出名的投手,允许他们在剩下的职业生涯内使用口水球。名人堂(Hall of Famer)成员伯利·格里姆斯(Burleigh Grimes)在1934年投出了大联盟比赛史最后一个合法的口水球。

是棒球中的一种球路,也叫做高弧度慢速曲球,属于一种变速球或是曲球投法。小便球速度较慢,但下坠幅度相当大。小便球于1890年代首次出现,辛辛那提红人的投手比尔·菲利浦斯(Bill Phillips)首度在MLB使用,而1940年代时匹兹堡海盗的投手瑞普·史威尔(Rip Sewell)将其发扬光大。小便球的球路类似于慢速垒球的球路,在临近本垒板的时候钻进好球带,因此打者在面对小便球时必须以一个十分尖锐的角度去击中该球。有的投手甚至投出过50mph的小便球,但是现在真正投小便球的很少了,大联盟中也很少见。

子弹球(GYROBALL)你可能更没有听说过这种球,这种球是棒球界的“大脚怪”,它甚至可能根本不存在。这个球路模型是日本两个科学家姬野龙太郎(Ryutaro Himeno)和手塚一志(Kazushi Tezuka)通过计算机模型设计出来的,最初的目的是寻找一种新的投球方式以降低投球对投手手臂造成的伤害。他们研究指出投手有可能以完美力学的动作投出子弹出膛时的球路(就像美式橄榄球的传球旋转方式),当今世界只有几个投手,包括松坂大辅(Daisuke Matsuzaka),被认为可以投出这样的球路。这种投球方式与传统的手臂向身体侧移不同,在投子弹球时,投手旋转手臂使手臂远离身体侧。当投手投出子弹球时,它会在临近本垒板时急速下坠并向右打者外角移动。

从球路上看可以将子弹球认为是一种呈现出滑球轨迹但依然拥有逼近该投手快速球速度的球种。

一般投手会掌握三到四种球路,全部球路都掌握的投手几乎不存在。但是这已经足以应付绝大多数打者了,一般来说打者不太可能知道投手下一个球的球种,除非是投手在投球之前手上微小的动作比如说握球方式被打者看到了。当然进攻方也会密切注视着投手,以分辨他的球路。而投手则需要在球出手前小心翼翼,防止进攻方发现自己的球路。

我们知道打者有时候是会被投手捉弄的,但是如果捕手不知道投手下一个投什么球,那么他也会被投手捉弄,因此在捕手不知情的情况下会造成许多的捕逸(Passed Ball)。为预防这种情况发生,捕手需要自己决定让投手投什么种类的球,然后在蹲下时双手放在两腿之间给投手信号。我们称这为“暗号”或者“捕手手势”。

但是为了防止进攻队偷看到自己的手势,尤其是一三垒上的跑垒指导员和二垒的跑垒员,捕手需要将蹲立的高一点,然后手在大腿根处来给投手信号,他的手足够高,这样别人就看不见了。同时,捕手在放信号的时候也要看着打者,不能让打者看到。打者也很少会去看捕手的信号,但是他可以用余光来感知捕手的左右移动。但是有时候太阳的角度或者场地灯光的角度会将投手的影子照射到打者一侧,这时候捕手就需要很注意了,他必须在最后一刻再给投手信号,但是也不能给的太晚,因为会打乱投手的节奏。有时候捕手会耍点小手段,比如开始时将手套移到内角,让打者以为投手要投内角球,但是投手出球后迅速的将手套移到外角来,以此来打乱打者的打击节奏。

当你看到投手对着打击区摇头或挤眉弄眼时,他不是为了吓唬打者,而是在卖力的接收捕手的手势信号。看比赛直播时,如果你足够幸运,你可以看到特写镜头切到捕手的手势上,但是这种情况很少,镜头大部分时候是转向球场前排的小孩子或者正在抠鼻子的经理。捕手有时候会在自己的手指上做些手脚,比如指甲上涂上色或缠上白胶带,这样在给投手手势的时候投手更容易看清。

好了,那么真正的手势信号是什么呢,我们来讲一下。通常,捕手伸出一根手指表示快速直球,两根手指表示曲球,三根手指表示变化球(Breaking Balls),比如滑球或指叉球等。当捕手想让投手投变速球(Change-up)时,他会摇动四根手指。要求外角坏球时会握紧拳头,要求牵制时会拇指指向一边,用小拇指或大拇指指向本垒板的一侧来要求内角球或是外角球,通过掌心的朝向来要求投球高度。

当二垒有跑垒员时,一切就都变得复杂了。因为二垒跑垒员在二垒可以轻易看到投捕组合(Battery)的手势,那么他就会将此信号发送给打者。比如将手放在大腿上表示球要来了,握拳来表示球的位置,或者摸一下自己的头盔或者踢一下土等来暗示其他信息。这时候投手和捕手就需要来一套真假信号来欺骗二垒跑垒员了。至于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就需要投手和捕手自己商量了。但是有时候投手和捕手自己也会因为交流不清楚而产生问题。比如投手没有清楚手势信号,他想让捕手再来一次,然后捕手可能会右手擦一下嘴角表示重新来,然后给出了三个信号,但是实际上只有第二个才是正确的(第一个和第三个是为了迷惑二垒跑垒员),有时候投手就会当成第一个,导致投捕问题出现。[3]

当投手和捕手在与打者周旋时,二垒手和游击手也在接受者手势信号,他们会参与投手丘会议来保持消息可靠性。一旦他们知道了投手的下一个投球,那么就会适时地调整自己的方向或者重心来防守下面的击球,或者将信号传递给外野手。要知道,棒球是一项决断一秒间的运动,你的向前一步或者重心下降一下就有可能防守住下一次进攻或者拯救整个球队。

随着投手丘上会议时间的拖长,球迷们会在下面发出唏嘘声,尤其是客队拖延。如果时间很长的话,那就是变得很烦人了。但是这是棒球比赛的一部分,下次有人抱怨棒球运动没意思无聊的时候,你可以告诉这个人两点:一,解释每次投球前的战略重要性,二,引用一下名人堂发言人瑞德·巴伯(Red Barber)的话:“只有无聊的人才会觉得棒球无聊。”(Baseball is dull only to dull minds.)

[2] Eephus是匹兹堡海盗队外野手Maurice Van Robays在20世纪40年代早期发明的一个无意义的词,而他的队友Rip Sewell将这种球法发扬光大。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