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希尔_英国威廉希尔中文网站【官方独家推荐】

♠《威廉希尔》专业提供老品牌游戏,有棋牌、世界杯,欧洲杯球赛等等,《英国威廉希尔中文网站》多年来诚信经营,全力打造成为一流的娱乐游戏平台!

威廉希尔_英国威廉希尔中文网站【官方独家推荐】

缩短网球比赛时间的一个办法:不准再拍球!

去年9月,网坛传来一个消息:男女职业网球巡回赛都在考虑做出一些改变以加快比赛的进行,比如说取消占先制、决胜局取代第三盘,甚至有可能缩短每盘的局数,由6局改为4局。WTA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西蒙表示:“这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进行电视转播,让看比赛的观众更能坐得住,现在的观众注意力集中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这不禁让人想起橄榄球运动在本世纪初所做出的类似改革。当时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针对日渐增加的比赛时长做出了相应的措施,但是并没有解决导致这一结果的真正问题。一直以来联盟都允许在比赛得分之后插播电视广告,不仅如此,在随后的开球和三档进攻后、甚至有时在进攻当中的“官方暂停”期间都要插播广告。这种基于商业利益的不加节制的贪婪做法将比赛的平均时间拉长至3个小时的标准转播时长。但是在改革中联盟并没有相应地缩减广告时间,反而投票制定了新的规则。现在,除了在上下半场的尾声阶段,开球、掷界外球和放弃判罚后会一直计时。这么做的最终结果就是:一场比赛中能够上场的球员变少了。

现在网球运动中所提出的这些改革措施也将导致场上活动变少,但其实网球比赛现在耗时这么久的原因是:无活动时间太多。在公开赛年代早期,电视转播确实大大增加了比赛时间,在那之前,球员们在换边的时候都不会坐下休息,只是很快地喝口水、拿毛巾擦把汗,就继续上场了。由此不难理解,唐•布吉和戈特弗里德•冯•格拉姆在1937年的那场经典大战一直打到了第五盘8-6,却也只用了2个半小时。然而,在博格和麦肯罗的时代,没有人会抱怨比赛长度,人们还会在每两局之间坐下来欣赏电视广告。现在的不同之处在于,球员们那强迫症式的一套套习惯动作把分与分之间的间歇耗得都快能插播一小段广告了。(希望没有广告从业人士看到这段。)

博格打完一分时,他会转身从球童那儿拿一个新球,对着地面弹上大概一两次,然后就发下一个球。但是现在,强迫症好像成了一种传染病,职业球员们会从他们比赛的时间(也是我们观赛的时间)里划出一大块用来拿毛巾擦汗(有时只是为了转运)、认真地检查五六个球(稍后会详细谈到)、然后站到底线上反复拍球。德约科维奇在职业生涯初期这种症状非常严重,每次发球前都要拍球至少15次,而且就在去年他对阵纳达尔的比赛中,两人在发球前也都拍了大概11到15次。2012年的时候,德约曾在一个关键分之前拍了足足29次球!

这真的有必要吗?作者本人不是职业网球运动员,但我这辈子也打过很多比赛,从来没有像这样弹过球。是的,在底线上停顿一下,站稳脚跟,抓好平衡,在开始发球动作之前进行这一系列准备是很重要。但我愿意用我收藏的唐•布吉在1938年用过的那把球拍做赌注:如果禁止职业球员们弹球,一次都不准,他们的发球也会和现在一样出色。那样我就能看纳达尔和德约的比赛直播了,而不用等到看重播的时候在分与分之间不断地按快进键。

去年美网在青少年组的比赛中试验了一下,启用了一个实体的发球限时器,规定分与分之间用时不能超过20秒。如果主裁们愿意坚决一致地执行现有的25秒规则,也能达到这种效果吧。但这样又会导致要在时间用完之前结束弹球的焦虑。谁也不想看到纳达尔和德约在终于要开始发球的时候被打断然后告或者处罚。最好就是完全杜绝弹球行为。这里有一个中肯的建议:像过去处罚摔拍行为一样处罚拍球。拍球一次,警告;拍球两次,罚分;接下来依次是罚一局、一盘、甚至直接判负。球员们能忍住不拍球的,这样一来也不会有很多人真正受到处罚。

球员们还应该改掉一个不良习惯,就是不要在每次发球前表现得像个网球制造厂里负责在流水线上把关质量的工头一样。一个刚被用过的球会比别的球稍微绒软一些,而球员想要挑一个最光滑的来发球,让它以最微乎其微的风阻穿过空气,这点我能理解。我都会拿两个球在手里对比一下,但我不会每打9局就要开一罐新球啊。而且,就算球员仔细查看了球童给他的每个球,从中选出了最“原装”的那一个,将要给发球时速带来如虎添翼效果的那一个球,然后,在球场上拍了15下,可以说这个球其实已经变成最绒软的球了。这就像你着了魔似的每过10分钟就要洗一次手,然后用一块脏破的毛巾来擦手一样。请停止这种检查吧!从球童那要一个球就够了,如果你习惯在口袋里放一个,那可以多要一个。

然后就是毛巾擦汗的问题了。球童们总是要替球员把他们汗湿的毛巾取来,顺从地递上,这样才不会被擦汗占据太多时间。如果真的需要擦汗,我没有任何意见。但这已经变成另一种强迫症行为了,球员们会在“检查球”步骤前打手势要毛巾,但经常就是稍微碰一下就扔了回去,好像举行什么仪式一样。而且说真的,当年在纽约长岛的森林山球场,阿瑟•阿什、拉沃尔和博格在9月的酷热和潮湿中握着皮柄球拍打球时,他们擦汗的频率是怎样?也许每打一局都要擦上一次,但绝不是每分都擦。

比增加职业比赛时长还要糟糕的是,球员们这些空耗时间的坏习惯已经开始沾染到非职业比赛中。就像孩子们会模仿他们偶像的挥拍,我曾经交过手的一些中年人也学会了职业球员的这种拖拉风格。所以现在,我不得不等着对手擦把汗,把毛巾扔回到凳子上,把三个球全部拿起来,挑选之后用球拍敲走一个,调整位置让双脚正好站在底线次,胳膊摆好姿势,最后终于发出了球,但却击在了球网上,然后把整个过程再来一遍,简直让人抓狂!

作者我本人并不是一昧地反对进行改变。当年引入的鹰眼系统就带来了很大的帮助,也没有增加多少比赛时间。但我们需要保住决胜盘,保留占先制,保持一盘的局数不缩水。与其削减每场比赛的分数,不如削减分数之间被浪费掉的那些时间。只要这些职业球员适应了规则,他们也会从强迫症的习惯中解脱出来,会对此心怀感激的。网坛的官员们似乎有种误解,认为赛场上打球的部分减少了,观众们会更爱看比赛,其实观众们更愿意看的是打球而不是拍球。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